Tyrannopolis

Media vita in morte sumus. Hodie mihi, cras tibi.

【Kingsman】【弦乐四重奏AU】Quattour (4) 完

提及Harry/Eggsy无差,Merlin/Roxy,Harry/Merlin无差


1. Andante moderato

2. Poco adagio; cantabile

3. Scherzo

4. Allegretto con moto

 

当切斯特·金听到梅林提议叫莫顿家的年轻姑娘接替自己位置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是先表示反对还是直接大骂荒谬。最后他说:“你不知道有多少室内乐团由于更换成员而名声大跌吗?”而后他又举出了几个例子。

梅林回应他:“我知道,但是我觉得我们不会。我们可以先排练几次尝试一下,然后再做决定。如果她可以的话,可以在你的告别音乐会上就宣布这个消息。”

“我为此保持中立。”阿拉斯泰尔表态。哈利如同看热闹般地说:“我也是。”梅林在排练前一小时才告诉阿拉斯泰尔这个,对方如往常一样不置可否,和梅林想象的差不多;而哈利和切斯特的态度也是在梅林的意料之中。

 

梅林并没想给洛克西增加太大的压力,虽然加入这个已经挺有名气的四重奏乐团对一个还没研究生毕业的年轻女孩来说,确实会是个挺有压力的事情。他在几天前告诉了洛克西他的提议,那姑娘首先是确认这和他们之间的事情并无关系,为此稍微松了口气,再问四重奏团的其他三个人为此怎么看。梅林说,他只和哈利讲过这个事情,他没反对,而阿拉斯泰尔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如果她自己同意的话;唯一不好办的是切斯特,但是他既然决定退出,那么也不需要将他的意见放在首位。梅林尽量把这些说得很轻松,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

洛克西感谢了他的好意,说她需要考虑一下。

梅林对整个这件事有些愧疚,包括请洛克西加入Kingsman以及和这个年轻女孩发展一段关系。他出于不想叫四重奏团解散,以及对洛克西天赋的肯定,就擅自做了第一个决定。而后者则更复杂一些。年龄差异虽然无法忽视,但他试图用“都是成年人”说服自己,并且洛克希的监护人们也无法反对或叫停这件事。从理性上讲他不该为此有任何的顾虑,而他从来都擅长于理性地思考。但是那个顾虑就在那里,他的理性思考如此无力,对瓦解这个水泥路障毫无效果。

 

“不如我也退出,”哈利在这次排练结束后的散步中对梅林这么说,他发现这种聊天其实不错,“叫艾格西接替这个位置,这样子你们就更加年轻灿烂了。”

梅林觉得哈利是在开玩笑,他回应道:“那个野小子——虽然现在看起来不那么野了。不过估计还是能直接把切斯特的病气没了。”他停顿了一下,又确认:“你确实是在开玩笑的吧。”

梅林突然意识到他从未想象过一种和哈利形同陌路的生活。他试图模拟了一下,就觉得好像有些难以接受,即使所谓“任何改变都需要时间适应”,但他不知道这件事他是否能做到。他已经习惯于节律性地和哈利见面,排练、演出、去国外巡演。他虽然从未尝试过把哈利以另一些方式留在身边,(并自我解释为“为了双方的自由”),但同时又珍惜着他们的这种合作关系,甚至有点太过珍惜了,不遗余力地寻找着能够保持这个脆弱关系的办法。

哈利瞥了梅林一眼,那个光头并没看着他,只是低头望着斜前方一块草坪。

哈利也是在最近才开始思考另一种生活的可能,离开四重奏,专职在学校教书——在教艾格西的过程中他发现这并不是完全难以做到的事情——他显而易见地喜欢被崇拜、尊敬和喜爱,在学校里凭借他的本事这很容易做到——间或做些不知名的小演出,似乎也不错。他不知道和艾格西的关系会持续多久,也当然会为此有那么一点愧疚——每次他都会,但又没什么办法。

“这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哈利这么回答着。他发现一旦自己提出要离开四重奏,梅林就会变得焦急。“好吧我确实是开玩笑,”几秒钟后他又补充道,“艾格西更适合单打独斗。我是不会把他交给你和阿拉斯泰尔这种老头子,叫他变得死气沉沉——啊,现在倒是不能这么说你——”

梅林打断了他,“顺便说,阿拉斯泰尔和詹姆斯知道那个事了。”

“哦,你富有激情的生活不再是个秘密了。”

“我们为此开了个会,在阿根廷巡演的詹姆斯甚至远程参与了一下。”他轻描淡写地说着,仿佛他从没为此失眠两天,还上网查了穿什么颜色衬衫会显得可靠稳重还不像个黑帮分子,即使对方两人已经对自己非常熟稔,衣服并不能改变什么了。

“这听上去像是审判大会。”

“其实还好。有趣的是詹姆斯说他以为‘拐走’洛克西的会是纯洁骑士加拉哈德——他觉得洛克西一直挺喜欢你。”这引来了哈利的一阵嗤笑。“是的,我说,哈利是个百分百的基佬,他现在只对鲜嫩的年轻男孩子感兴趣。”

“你说的没错。”哈利自豪地承认这点。

 

Kingsman四重奏从未在第二小提琴手阿拉斯泰尔的家中集体排练过,但是这一次是没有切斯特在场的“加演曲目”,他们三人在此“考核”洛克希是否能够加入他们的四重奏。

哈利曾提议,他们可以排练舒伯特的“死亡与少女”,倒是以一种可笑的戏剧性切合了主题,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舒伯特未完成的第十二首弦乐四重奏。

洛克希难免看起来有些紧张,即使这是她的家,已经是一个熟悉的氛围了。梅林的动作也带着一些掩饰得挺好的不自然,他甚至躲闪着正常演奏的眼神接触。他们之间太过熟悉,如同相看两厌的中年夫妇,却还能认出对方身上一丁点的异状。

其结果是以哈利·哈特的挑剔眼光看来,洛克希都近乎无懈可击,相反总体效果由于哈利自己的胡思乱想、梅林的心不在焉而打了些折扣。洛克希虽然肯定无法与切斯特各方面的熟稔相比,但是他们也无法想象,如果从别处找一位大提琴手与他们合作,即使是有名的演奏家,是否能有同样的效果。哈利礼节性地表达了赞许,但涉及到结论时还是不动声色地不置可否,说应该给他和阿拉斯泰尔一些考虑的时间。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考虑的。洛克希目前看来确实适合接任这个位置,似乎也不需再另寻高人,自己也没有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一定要叫他们的四重奏团分崩离析。他试图理清自己对这个组织到底有没多少的留恋,打出一个分数——打分这种事像是梅林那个蠢货干的,把世界量化,不知他在与洛克希的关系中有没有计算着要拿出百分之多少的爱。

 

哈利为艾格西牵线了瑞典大使馆的一个活动,一场欢迎瑞典政要访问的内部小型音乐会。这个年轻人只需要用他正常水平演奏几首克莱斯勒的甜蜜小曲子,之后有兴趣的话再参与一下大使馆的鸡尾酒会。

哈利挺为艾格西能获得瑞典公主的好感而高兴。当他发现年轻人并不想把自己在他这一棵老树上吊死时,是松了一口气的。艾格西这个好孩子不值得这个。

“其实提尔达公主,和你,我并没有什么长进。”艾格西向他的老师,目前尚且还是藕断丝连的爱人这么带着自嘲意味地抱怨着。

“哦?”

“比我年长,比我高雅得多,然而实际上——”

“——实际上喜欢你这样的小混混。艾格西,要承认,你确实很迷人。”

“所以你舍得把我扔给那个公主?她倒是邀请我在假期的时候去瑞典。”

“不错。我不确定你是否最终能做上驸马,但是——及时行乐总归没什么错。”

“这是你永葆青春的秘诀?”

“谬赞,我已然又老又无聊。”

“我从没觉得。”

“我为此心怀感激。”哈利与他的年轻朋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手中却还翻着他们即将上演的切斯特告别音乐会的谱子:贝多芬的第十三首四重奏他很早就已经熟悉了,但是他一直觉得自己不够成熟,不能理解这里面如同宇宙级别的悲悯。而艾格西则心不在焉地翻看着哈利的总谱收藏。

“但是梅林确实更适合你。你们都一样的别扭和烦人。”艾格西冷不丁地这么来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你知道什么?”哈利也不知道自己是想问什么问题。

艾格西抽出一本《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你知道吗,洛克希和梅林分手了。”

哈利花了几秒钟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哦……”他犹豫着,“我很为此感到难过。”

“噢,这确实像你们这些人说出来的话。”

“否则呢?我该指责你说,你们是商量好的吗,来整我们这些老家伙们?”

“这不失为一个趁人之危的好时机。”艾格西都懒得掩饰一种看热闹的心态甚至是幸灾乐祸。这叫哈利后悔自己前一段蜜月期真是太惯着这家伙了。

“你这个混小子。”他指出。

 

梅林知道这个事情终归会变得众人皆知。他没有收回邀请洛克希加入金世曼的决定,相反还发消息催促着哈利赶快投出他那一票。当然他也没有像个失恋的蠢男人一样向有几十年交情的老朋友痛诉自己的悲惨遭遇。他不知道哈利·哈特知道这件事之后(当然应该是由自己或者洛克希本人轻描淡写地说出来)会是个怎样的心情,或许是假惺惺地遗憾一秒钟。

洛克希对梅林讲出来的原因是她感到压力太大——她需要在他面前努力做到最好,一个四重奏的事已经够严重了,她不想再加上这一层关系:如果这两者之间只能选择一个,那还是四重奏团。梅林从未经历过这种事,他从未被人拒绝过。但是似乎并不是多么难以接受,而他在事先甚至没有预设过这场景。

“好的我同意”哈利这么回复了他。所以梅林只需再说服切斯特——他们当然不会真的不考虑老先生的意见,这几个人之间远没有到反目成仇的状态——如果真是那样,在音乐上也应该听得出来。他回复了对方谢谢,之后又思考着说服切斯特的理由,或许还可以带洛克希到老先生家演奏一次——

“我觉得我无法拉好130”哈利又发过来这样的一条消息。

他知道对方说的是他们将要演奏的贝多芬那首晚期作品。哈利似乎很少和他讨论这种问题,因此他只好敷衍地回复道,“确实,那挺难的,我也没有信心。”普通人类——如他们自己——之间的关系微小而无聊,与这首曲子表达的东西不可同日而语。或许当自己死期将近的时候,像切斯特那样,会对此有更多的理解。

“一起吃个晚饭如何?”在过了许久之后梅林又收到了这么一条。这叫他怀疑哈利是不是有哪根筋错了位置,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得知了自己现在的这个单身状态。他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他不需要这个——梅林想象着对方会展现出的态度,虽然他还没有无谓地骄傲到会把任何举动都理解为挑衅和嘲笑,但是还是觉得在这个时候不想面对这家伙。但是拒绝的话就更显刻意,所以他自暴自弃地决定,一切就以自己擅长的扑克脸搪塞过去即可。

“好的,你决定地点。”他这么回复。

 

“所以我以为你是想来当面和我讨论130。”

“是的,或者说是话题之一。”

但事实上他们这一晚上只给那两百多岁的作品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他们草率地吃完晚饭,漫长的白天甚至还没完全结束,就沉默地回到了哈利的家,两人在卧室凶狠冷静地给对方撸了一管,粗鲁厌倦得如同用自己的手。

“我没期待这个。”梅林把薄被拉到胸前,即使号称是夏天的季节,这几天也并不热。“我是说,这个事。”

“我也没有。我以为这不是你的风格。这种——”哈利思考着草草扔到地上的沾着精液的卫生纸,“凭本能的。”

“这不意味着什么。”

“对,不意味着什么。”哈利附和道。

“也不是你的风格。”

哈利为这种毫无意义的反击嗤笑了一声。“不管怎样,”他试图在并不想来一个时候烟的情况下,通过转移话题来化解事后尴尬,“我同意四重奏应该继续下去了。并且我希望洛克希加入其中。”哈利说着这个,还在心里想着愿不知道哪个上帝保佑一下切斯特老家伙,叫他之后的日子能过得轻松一点——他自己仿佛又成了个宽厚的好人了。

“我是该表示‘很高兴听到这个’?”梅林觉得自己胯间还是有点黏糊糊的,卫生纸还是没把那些口水和精液擦干净。那就沾在哈利的被子上了,他想着。“你说的话能叫我相信吗?”

“我对你说过什么谎吗?”哈利在昏暗的台灯下问他。

这叫梅林有点烦躁,这一切,腿间的黏糊糊,灯光,哈利的声音和问句,如同一个泥沼陷阱。“这我不知道。”他回答,他想起十几年前他们经过的另一些黏腻时光。“我们可以做爱。”他补充道,“如果你恰巧也有这个需求的话。但是——我的意思是说,更多的,我并不能——”

“我恐怕也——总而言之,我不想叫你心碎。”哈利以戏剧化的语调说出来。

“这很娘娘腔。”

“你就是娘娘腔。”

“我已经碎了,我已经心碎了。”梅林半真半假地说着,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

“那就这样吧。”哈利伸手把台灯关掉,翻了个身搂住对方,梅林只是僵硬挣扎了三秒钟就放弃了。



【完】


断断续续终于把这个一年多前的破坑草率填完了。初衷就是想写个“人们是怎么不能相爱的”的故事。

拖延的原因除了自己水平不足之外,还有就是不太想给这个预计翻船的破CP再翻船了,搞点儿傻黄甜就完了。但是后来每个月撒几个字的土觉得还挺有趣和可笑,就给瞎搞搞完了。

其间各种使用所谓“转述”其实是因为懒得写,比如哈蛋、梅洛到底怎么搞上、怎么分手,真是为了偷懒而动脑筋(我为什么要说出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6)
©Tyrannopol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