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rannopolis

Media vita in morte sumus. Hodie mihi, cras tibi.

两张去年和前年手绘送人的小图混个更

年轻的哈里·哈特

年轻的吉姆·普莱多


昨天听别人聊起一些画画的事,觉得“画画要表达自己的什么”or“迎合观众的什么”这两点都达不到(也不知道为啥就瞎几把画了),甚至连“为了提高技法”这个目的也达不到:舒适区一直只在愚蠢的手绘大头上,板绘从来都没摸索出什么门道,人体一团糟,色彩更别说……总之就是一无是处,对不起我萌的CP和人物。

还好会用“我又不是个专门的画手”来安慰自己(这破产量确实是个假的画手),然而假装自己是文手的话,写文除了写过点儿乱七八糟的破烂黄之外,也是一无是处,所以这也是个很无谓的自我安慰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9)
©Tyrannopol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