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rannopolis

Media vita in morte sumus. Hodie mihi, cras tibi.

【Kingsman】【HMH】【AU】Quattuor(1. Andante moderato)

……一个愚蠢的弦乐四重奏脑洞。非常衰老无趣冗长(且进展巨为缓慢)。但是不发出来的话我或许更加懒得写(但是自己脑洞出的破玩意,跪着是不是也要把坑填完呢?)

切斯特金得帕金森症的梗来自电影《晚期四重奏》

Percilot打酱油,还有艾格西、洛克希出现。

总的来说就是个特别无趣的普通人故事。


1. Andante moderato


当切斯特·金在一次排练中宣布,他准备出于健康原因退出舞台的时候,Kingsman四重奏团的其他三位成员并没有感到特别的惊异。他们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但是谁都不会去想象,这天真的到来时他们应该怎么办。确切地说,他们早就对这个团体能够坚持25年感到惊讶。弦乐四重奏的组合很难长命,但他们四个性格迥异的人已经坚持了那么多年,简直难以想象。哈利·哈特看着切斯特·金,这个老人,从中年熬到了老年,一头金发早已全白,年轻时迷倒一片女学生的金色睫毛也掉得差不多了。其他人的话,梅林的发际线早就退后到尴尬的位置,于是干脆剃成了光头;他们之间最年轻的阿拉斯泰尔·莫顿,也从当年有些腼腆青涩的小伙子变成了沉着内敛的绅士。而他自己,脸上的皱纹再发展一阵也能夹死蚊子了。他们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多么脆弱,压上有多小的一根稻草就会崩塌,他们几乎不敢去思考。如今团体的主心骨决定退出,看起来他们真的到了结束的日子。

切斯特淡淡地叙述了他的病情,帕金森症早期,目前虽然症状不明显,但是发病之后完全无法再进行舞台活动,所以他们的下一次公演应当就是告别演出了。

切斯特的告别演出,但他们某些人已经觉得这就是Kingsman四重奏的告别演出。

“祝你的治疗顺利,切斯特。”梅林说道。

“同样。即使不来你这里排练,我和詹姆斯,以及洛克希也会来看你的。”阿拉斯泰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这么说。

哈利没想好要说什么。他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也学着梅林的样子说:“祝你的治疗顺利。”

他们放下自己的茶杯和咖啡杯,向切斯特道谢并道别。他们通常在切斯特的家中排练,故而也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杯子。梅林用白色马克杯喝咖啡,而其他三人都用骨瓷杯子喝茶。在切斯特非常高兴的时候,或者他们成功演出之后,房子的主人会拿出珍藏的陈年好酒,供大家一起喝。

但现在显然不是那种时候。


阿拉斯泰尔先向另两人告别,他将开车回自己家。梅林走一段路然后坐地铁,而哈利步行。

“你之后有什么安排?”哈利问梅林。

“没有。”梅林回答,“我可以陪你一起走一段。”哈利的家与他回家的方向并不合适,但是他还是准备陪着这个老朋友散散步。

哈利点了点头,他感谢梅林理解了自己的意思。他确实有些情绪,并只能和梅林说,大概是因为这是和他们四重奏团相关的,而阿拉斯泰尔又能够和詹姆斯说。

今天天气确实还不错,四月的天气说不上暖和,但是今天居然出了太阳。不过梅林还是戴着灰色的毛线帽子,遮着他的光头。配套的还有灰色的围巾和毛手套,他还把下巴塞在了围巾里。

“切斯特。”哈利开口,他们沿着海德公园的南缘向西走,“他离开之后……你觉得呢?”

“我们可以找新的人。”梅林平静地回答,“我们可以继续下去。”

哈利沉默了。他并没有想到梅林会持这个观点。他觉得梅林不会是那种纠结于某个有组织团体的人。事实上,在乐团成立之初,他觉得,除了自己之外,梅林或许会是那个最先离开的。他与另外三个人那么不同,这个光头的苏格兰人,他那么自由,仿佛可以不依靠任何人而存在。

在年轻的时候,哈利喜欢有挑战的生活。独奏虽然可能更适合他的个性和风格,但他却把组建一个四重奏团当成了一个挑战。所以他在即将毕业,同学们都在思考去某个乐团应聘或者谋求教职的时候,哈利直接去找到了切斯特·金教授,“我想组建一个四重奏团,请您来拉大提琴。”而切斯特对他的回答是,如果他能找到足够优秀的中提琴手,他就答应。于是哈利去找了梅林,这是他的第二个挑战。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留着短短黑发,但已然掩盖不住后退发际线的苏格兰人,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他。他知道梅林在他们系中的风评:古怪,不合群,衣着打扮如同理工科的学生,却有着不错的体格——但没人知道他是在健身房练出来的还是怎样,没人知道梅林的生活——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家伙琴技一流。或许所有同学都有这样的一个疑问:梅林为什么会选择中提琴,这个总被忽略甚至是嘲笑的乐器。当然没人敢问,更没人敢嘲笑梅林的中提琴。

后来哈利也问过他这个问题,但是还是没有结果。

切斯特·金显然对梅林挺满意,之后他自己推荐了比他们还低几级,尚且是学生的阿拉斯泰尔·莫顿,作为他们的第二小提琴手。于是,Kingsman四重奏团就这样成立了。团体的名字并不是切斯特起的,切斯特虽然不算是个谦虚的人,但也没狂妄到起这样的名字,开始只是有外围的好事之徒这样叫,但是那三个年轻人居然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毕竟金先生德高望重,是个很棒的招牌,就这样叫下去了。

不久之后,切斯特完全脱离了学校的教学工作,阿拉斯泰尔也毕业了,他们就完全成为了职业的四重奏团体。虽然哈利和梅林再后来又挂职回了学校,但那是后话。


“你是说……我们继续下去?”哈利终于重新开口。

“是啊。”梅林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切斯特的问题——他的意思不就是他退出,然后咱们就解散吗?既然他没有指定继承人,那就是这个意思了。你难道不会在任何一件事情上——特别是这件事上,反对他吗?”梅林偏过头,透过眼镜镜片,望着哈利。

“唔……”哈利被这一番话说得有点语塞,“我不知道你对切斯特也……”

“没有。”梅林果断地回答道,“切斯特是个暴君。但他同时是个统治良好的暴君,我很尊敬他。我忘记从什么时候你和他的关系开始变成了这样。但是我觉得我们没有他也可以继续下去,虽然会与以前有很大的变化,但并不是完全不可行。”

“我……我实际上觉得咱们应该结束。”哈利终于说出了他的想法。

“哦……”这一次换成了梅林的沉默。

他们继续向前走着。事实上他们已经离哈利的家很近了,但是他们都心照不宣地绕到了另一条路上。

“为什么?”无声散步良久之后梅林问到。

“或许是厌倦——啊梅林,我本以为你能够理解——”哈利停下来,他不知道这么说下去自己会不会又陷入某种情绪失控,而这是他深以为羞耻的一个问题。他深呼吸了一下,指甲抠着掌心的肉,然后尝试继续说道:“你知道,我并不能对一件事物保持持久的热情。但这个事情已经二十多年了——它已经……已经远远超过我的预期……”

“所以你早就厌倦了,只不过现在才等到一个可以不丢面子的停止方式?”梅林毫不留情地指出。

“不……是,”哈利不知道自己是想表达反对还是赞同。他在大衣口袋里用手指抓着衣服的里衬。

“不知道阿拉斯泰尔对此怎么想。”过了一会,哈利试图打破尴尬,重新开始了另一个话题。

“我觉得他会不置可否。”

“是的,他可以直接跟詹姆斯和他的宝贵闺女洛克希组成个三重奏,他是小提琴,詹姆斯弹钢琴,洛克希拉大提琴——不知道他俩在给洛克希选择乐器的时候是否考虑到这一天的到来,连这样的后路都想好了——”

“这或许确实是个可能的选择。但是我们也可以邀请洛克希加入Kingsman。”梅林抬了抬眉毛。

“天呢,梅林,你不会真这么想吧?洛克希她那么年轻……”

“但她的技巧够,虽然音乐上肯定还是差一些,但是我相信我们能帮到她,并且她和我们很熟悉,就跟咱们的亲侄女一样——不是什么随便哪里来的人。我还以为你会乐于接受这样。”

“哦,梅林……”

“哈利,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和切斯特一样,对年轻人有一种难以遏制的敌意?我以为你还没有老到——”

“不是这样,不是针对什么人。”哈利打断了他。哈利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希望四重奏继续下去,确实像梅林说的那样,若是能在这个事情上反对切斯特,不应该正是他的追求吗?“我对年轻人没有什么偏见。”他补充道。

“那么就只是厌倦了。”梅林说道。

“或许吧……”哈利回应道。

“那好。”梅林停了一阵,又继续说,“还有这么一件事情。我在我带的音乐史课上认识了一个不错的男孩子。确切说是洛克希把他带去的,他们是同级的同学,他拉小提琴,我听过,还是不错的——这家伙可是你的狂热粉丝,他在研究生阶段可以自己选择专业课老师,他想选你,但是你那个教席完全是摆设,多少年来你都不收任何一个学生,我都奇怪学校为什么还不把它撤掉——艾格西,那个孩子叫这个名字,他于是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够跟你说——”

“我并不想教任何人,我不适合做这个事情。”

“我敢打赌你在组建四重奏团之前还会觉得自己不适合做这个,但是你做了二十五年,并且非常优秀,虽然你可能会说这是什么痛苦的经历——”

“我不适合这个,我没有足够的责任心。”哈利摇了摇头。

“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挑战,哈利,二十年前那个完全不会拒绝任何挑战的加拉哈德哪里去了?”

“我那时是这样。但我现在会,我知道了我的局限,我知道了我能做什么以及不能做什么。通常人们管这叫做成熟。”

“哈利。”梅林翻了翻眼睛,就只把声音拖长一点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好吧——你可以把我的电话告诉那个……那个艾基?”

“艾格西。他全名叫加里·安文,但是他叫别人称呼他艾格西。我会把你的电话告诉他。答应我,对这个年轻人好一点。”


梅林把哈利送到家,然后坐地铁回家,像每一个疲惫的中年人一样。他来到伦敦之后一直住在白教堂一带,学生时期是由于便宜,之后或许是出于熟悉。他并没有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好。

他进了自己的公寓,在手机上打开了一个收音机app,找到他收藏的几个古典音乐频道之一,插上他的隔音效果很不错的耳机,戴在脑袋上,把手机放到裤子口袋里,打开吸尘器开始做卫生。

他听的是一个德语区的电台,或许是维也纳的Stefansdom之类的,里边正在播放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指环》中的《女武神》,倒是挺能压过吸尘器的噪声。做完卫生,他把耳机拔下来,连接了一个小型音箱继续播放——他并没有使用他那套不错的音响设备并挑选一张盘,只是因为他想把这歌剧听完。之后他给自己准备晚饭,简单但并不马虎。梅林一直过着独居的生活,不像切斯特有相濡以沫的妻子,也不像阿拉斯塔尔和詹姆斯是稳定的伴侣,甚至哈利都曾和一些人有过短期共同居住的经历。梅林觉得自己无法与另一个人共同居住,就像哈利觉得自己无法处在一种长久的关系中一样。但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孤独是难以忍受的,他只是觉得自由,而自由是对他来说最宝贵的。

哈利是如此耀眼,从始至终。在哈利找到正在准备毕业演出的他的时候,他难以形容自己的惊异。在学校他与哈利从来没有任何交集,但是都知道对方的存在,“那个怪胎”。他没怎么多想就答应了对方想要组建四重奏团的愿望,当然一大半原因是由于金教授的参与,但是梅林难以否认他对哈利本身也有一定的好奇心。

他们之后上过床,并互相承认对方是很不错的床伴。并都差点和詹姆斯·斯宾塞上床,直到那家伙不知如何把他们的阿拉斯泰尔拐走了——还好阿拉斯泰尔忠于Kingsman四重奏。詹姆斯和阿拉斯泰尔之后建立了稳定的关系,还收养了洛克希。他们发现阿拉斯泰尔的教名是帕西瓦尔,于是便开玩笑地说,这样的话,加上梅林,Kingsman里已经有两个亚瑟王故事中的人物了。亚瑟之名非切斯特莫属,而哈利选择了纯洁骑士加拉哈德。如同Kingsman编外人员一般的詹姆斯选择了兰斯洛特,他的小算盘是兰斯洛特是加拉哈德的父亲,为了占这种无谓的便宜。这都是些他们年轻时的小把戏。

“四重奏团体中不适合有关系过于亲密的两人,这样会使这两个人和其他两人失衡。同时,越亲密的关系也越脆弱。”梅林是这样说的,切斯特对此也深表赞同。哈利对梅林的第一个观点尚且勉强同意,但是总是讽刺第二个观点是梅林的儿童阴影。但是他完全不知道梅林曾经经历过怎样的儿童阴影,其实梅林也没觉得自己是出于自身的惨痛经历才这样的愤世嫉俗,他只是自然而然地就这么想了。总之,谨慎而为、安全起见,对待各种关系,不仅是四重奏团这样的工作伙伴还是感情上的伴侣,总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但即使这样,梅林还是一直提心吊胆着哈利某一天会离他们而去,正如哈利担心梅林会是那个先离去的人一样。如今这一天到了。广播的歌剧中,西格蒙德为了保护西格林德,被洪丁的剑刺死。西格蒙德爱西格林德,他爱得那么奋不顾身的炽热惨烈,梅林觉得西格蒙德此时或许是幸福的。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36)
©Tyrannopol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