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rannopolis

Media vita in morte sumus. Hodie mihi, cras tibi.

会飞的朋友和会瞬间移动的朋友【2】

Warren在五天之后来到了特拉维夫,这座白色的城市。他还是躲藏在市郊的废弃房屋中。令他还比较满意的是,现在可以连续飞行将近四个小时了,并且一路上没有遇到危险,不管是来自于人类还是变种人的。


“说起来我似乎认识一个人,与你有相同的能力——是的,还有这样的尾巴。”马赫曼对Kurt说道,他刚刚询问了这小家伙的变种能力。

“哦……我从未见过与我有同样……同样能力的人,”他犹豫了一下,才没有把能力说成“诅咒”之类的词汇,教授纠正他许多次了,“我以为,每个能力只会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这确实很少见。”马赫曼沉思着。“你的父母是变种人吗?”

“不……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我由我的养父母带大,呃,直到十三岁,就是……就是我开始变成这样的时候。我没见过我的亲生父母。”

事实上,Kurt不太愿意回想起那些旧事。他的尾巴是先出现的特征,当他还没来得及决定是趁养父母不注意,忍痛用刀剁下那东西呢还是怎样,他的皮肤就也变蓝了,然后是手、脚和耳朵的形状。他总不成把全身的皮都割下来。

当他在厕所的镜子里看到自己全变成蓝色的脸上出现邪恶的花纹时,他吓得不行,然后发现自己到了卧室。他发现自己可以瞬间移动。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的生父母在身边,他还会那么急于逃离这个地方么。他设想着自己的生父母是人类或者变种人时的可能性——如果他们也是变种人的话,他或许就会有很不一样的经历——

“嘿,小子,我看到他了。金发的小孩,有翅膀。我来告诉你他在哪儿。”马赫曼先生冲着Kurt嚷道。


Kurt按着马赫曼先生画的地图,乘坐人类的交通工具到达了Warren藏身的地方。Kurt觉得在这种时候,自己的瞬间移动能力实在没什么用处。他只有亲眼见过的地方才能实现远程移动。他不知道,如果通过照片或者教授脑内影像转播看到的样子,再加上确切的地理坐标,他可否做到远程移动到一个他没去过的地方。

他以前从没想过这些,从没想过自己能力的可能性和极限,确切说,除了逃跑之外还能拿它做什么——因为他之前的生活重点似乎只有躲藏和逃跑。但是从他被魔形女救出地下擂台,来到教授的大宅,又误打误撞坐上了史崔克的飞机之后,他就开始希望自己的能力能够更强一些,更有用一些。魔形女说过,教授以前曾经搞过什么“X战警”,训练年轻的变种人,叫他们能够更好的利用这些能力。而当他在校园里度过短暂的几天时,他只看到了一群无忧无虑的孩子,战斗与他们毫不相干,他们只会使用自己的能力去玩耍。他不知道,天启一役之后,教授会不会愿意重新组建X战警,如果这样的话,他愿意加入其中。


Warren这几天只摄取必要的酒精量,为了入睡。他不能把自己弄迷糊,他需要保持警惕。

所以当有人敲这栋破房子摇摇欲坠的门的时候,他警觉地凑到了门边,希望只是别的流浪汉试图寻找落脚处。

但他从缝隙中看到了会瞬间移动的那个蓝色的家伙站在门口。那家伙居然没有直接进来(并把自己抓走,交给他们那个穿着紫罗兰色毛衣的瘸子首领),而是一脸紧张兮兮地在外面站着,不知是要干什么。

他躲在门后不作声,但是这家伙没有离开,也没有直接瞬移进来,只是又敲了两次门。他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别的阴谋,但还是喊道:“我看到你了。你要干什么?再打一架还是干脆把我抓到你们的头儿那里去?”

“呃……我并不是要打架,也不是要抓你去教授那里——”Kurt隔着门说道,“呃不过我是想……我们是希望你能到教授的变种人学院……你可以在那里,呃,安全的养伤。”

“不,我不需要。”Warren松了一口气。他们看来并不是要把他抓走惩罚。他想了想,又添上了一句,“谢谢。”

“呃……”Kurt想自己真是个笨蛋,还是不知道这个长翅膀的家伙叫什么,早就该去问教授,但是每一次都忘了。而总不成现在直接问对方的名字。“那样对你有好处,那里很安全,大家在一起,教授很好,呃,你会喜欢的。”

“我不喜欢和别人在一起。”他停了一下,“也并不想为任何人做任何事。”他补充道。但是他说完了就产生了一种自我矛盾感:他不想为别人做事,但是自己也无法为自己做什么事,他无力改变所有糟糕的处境。

“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我觉得我不应该把你直接弄到那里去——”Kurt在外头跺着脚。

“你可以。我无力反抗。”Warren说道。

“如果是教授的话他该说什么……你等等我把教授弄过来!”


但当他两分钟之后把教授连轮椅带人都搬过来(还好当时是美国时间傍晚,他找教授花了一分钟,给教授颠三倒四地解释又用了一分钟)的时候,Warren已经离开了。


脑波仪在Kurt把教授送回去的几个小时之后就修好了。Kurt在这几个小时之内无头苍蝇般乱撞,马赫曼先生也很不巧地帮不上忙,他正忙于处理自己酒吧里的一些复杂事务。

当听到教授的声音安全稳定地出现在自己脑子里之后,Kurt才算是松了口气。

于是他知道了Warren(他这次至少问了教授这个长翅膀的家伙叫什么)已经在这几个小时内飞到了海法。他询问教授,可否叫他通过Warren所看到的图像和大致的位置坐标,试着移动到那里,然后他补充了一句,自己并没有试过这样做。教授只是在他脑子里叹了口气。

“你先回来吧。看起来Warren的伤不是很严重了。”教授这么和Kurt说。

Kurt觉得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就失败了,他耷拉着尾巴回到了教授的学院。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专门再为教授做一次“任务汇报”,反正教授有什么疑问,直接到他脑子里去看就行了。


Warren沿着海岸线的灯光飞到了海法的市郊。他不是没有设想到会有变种人找上他,但他也没有思考出什么对策,只是想随机应变。于是他现在就随机应变地逃跑了。

他不知道那个蓝色的家伙说的“学院”是个什么东西,他也不想知道。“重新接受教育”?听起来就无聊而可怕。他再也不想加入任何组织了,特别是在天启一役之后。

然而在他刚准备休息的时候,脑子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他曾有过这样的体会,是在天启绑架了那个精神控制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穿着紫罗兰色毛衣坐轮椅的家伙——之后,要求他向全世界宣布他的无聊主张那样,语言直接出现在他的头脑中,以一种平和而令人信服的声音。

“Warren ,我是查尔斯泽维尔,就是Kurt提到的那个‘学院’的校长——你应该已经见过我。我……”事实上查尔斯也不知道该怎样对Warren说。他并不是没有招募的经验,但这不像他以前招募艾利克斯他们那样,也不像他后来为学校招收学生的经历。他在寻找Warren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他的过去,这叫他更加觉得自己应该帮助这个年轻人。他保险起见甚至没有叫他那已经弃用很久的姓氏。

但是查尔斯不会向对方承认自己知道了他的过去,毕竟窥探隐私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继续说:“你在这里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甚至……”查尔斯寻找着词汇,“帮助别人。”

Warren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价值可以去实现,而“帮助别人”这种事情对他来讲更加陌生——之前从来没有人对他提出这样的请求。

查尔斯感受到了他内心有一定的动摇,正准备继续劝说的时候,Warren似乎又改变了主意,精神变得强硬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在脑子中跟这个诡异的声音直接对话就好了,还是怎样。他只是就这样喊了出来:“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你这个精神控制者。我知道你可以直接控制我叫我无法动弹,然后喊来那个会瞬间移动的家伙把我绑走——我知道你可以——”

“我并不是精神控制者,确切来讲应该是心灵感应者。”查尔斯解释着,“这有很多不同,我可以感受到你的……”于是Warren内心的迷茫和惶恐突然被放大,他害怕这种感觉,“我们可以帮助你。”

“不,我不需要这种帮助。”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说道,他之前一直能够自己一个人挺过来,以后也一定是可以的。

于是,在几秒钟之后,他感到那个声音消失了,在海法的黎明到来之后他又是独自一个人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48)
©Tyrannopol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