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rannopolis

Media vita in morte sumus. Hodie mihi, cras tibi.

会飞的朋友和会瞬间移动的朋友【3】完

之前一堆死线没空写,现在火急火燎赶在旅游之前瞎写完,剧情处心积虑地狗血弱智。实在抱歉。

http://nekropolis.lofter.com/post/3ef740_bdb9204 第一章

http://nekropolis.lofter.com/post/3ef740_be7b129 第二章

—————————————————————————————————


Kurt再次见到Warren是在两个月之后的柏林。

说实话Kurt对这个大城市没什么印象,毕竟他只是被人从慕尼黑的马戏团“借”来这里去参加那残忍血腥的地下擂台。他那一阵时间没有人身自由,比在慕尼黑的马戏团还要严重的多。他的老板见钱眼开,毫无事先的打听,就把他扔到了那个残忍的地方。上台之前他甚至需要被关在箱子里。那种抑制能力的材料和单纯的幽闭恐惧叫他无力感倍增。

教授需要来柏林参加一个会议——看起来他确实开始了更多地参与可能在更高层面上对变种人未来有益处的活动——比如游说人类,而不只是去教育年轻的变种人“适应社会”。

瑞文也在。她没有变成人类的样子,还是蓝的,但是穿上了衣服。有一个同样蓝的同伴叫Kurt感觉好了一点。

他不知道那家地下擂台是否还在营业,是否还是每天有自愿或者被迫的变种人在那里为人类的肾上腺素自相残杀着。


Warren的羽毛重新变回了原来自然的样子。他留下了几枚金属羽毛作为纪念。为了这个他还着实地犹豫了一下。他不习惯于记录自己的生活——因为也没什么好事值得记下。但是天启一役一次他见识到场面和震撼的比他之前生活中加一起的还要多。

灵蝶也又回到了卡利班——那个把自己名字挂嘴边的光头身边,如同一个恶狠狠的女保镖,只不过她现在的激光剑与被天启升级过的时候不可同日而语,孱弱得如同破碎的火苗。

卡利班继续做着自己的生意,为变种人办证,信息买卖,为他们有偿找些工作——通常是人类无法做或者不愿做,以及十分适合某些变种能力的工作。有些人甚至获得了挺不错的活儿,比如某个不怕各种毒素的家伙,被卡利班介绍去一个化工实验室做高危检测员。但是Warren对自己的变种能力的优势还是很迷茫,他除了会飞和比人类力气大、愈合能力快一些之外似乎没什么特别的,而翅膀还很占地方、很显眼。他也没有什么人类的专长,好像还是地下擂台赛比较适合他。

Warren不想回想他的各种失败,从离开富裕的家庭出走,到流落在欧洲的一系列阴暗角落。卡利班没给他找什么工作,只是把他像灵蝶一样带在身边,没事跑跑腿之类的,像两个漂亮的门面。那个光头似乎觉得,这两位至少是曾经被上古的神选中的家伙(虽然那厮后来失败了),毕竟还是有本事的。

Warren甚至戒掉了酗酒,当然并不是完全不喝,只是不会把自己搞到烂醉。这叫灵蝶都觉得不可思议。确实,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了这个“进步”之后,又能怎样。


“你那长翅膀的朋友也在这个城市。”教授对Kurt说。这并不奇怪,看起来Warren在这里呆过挺长的时间,Kurt想。

“您还想把他带回您的学校吗?我觉得他的伤应该已经全好了。”

查尔斯想了想。他看到过Warren的记忆,知道他的过去。Warren经历过很多不好的事情。Kurt也是,他在心里补充着。不过查尔斯现在搞懂了,“知道”并不能代表什么,或者改变什么,虽然他有强大的共情能力,但是这对当事人并没有非常大的帮助。在最初,他自诩知道艾瑞克的一切,知道他的痛苦和愤怒,但是还是无法改变他,只会叫一切变得更糟。他是心灵感应者,却不是心理医生。他当然也有能力抹掉那些记忆,可是他不会这样去做。查尔斯曾经设想过,如果某个人祈求自己为他“洗脑”,以摆脱不愉快的记忆,他是否会同意给他这么做。他觉得这是需要用半本书来讨论的科学与伦理问题。

“我们可以再试试。他会是一个不错的战斗力。”查尔斯说道。

在Kurt从以色列回到X学院之后的一个星期,战斗模拟室也修好了。他与其他四个人作为第一批使用它的学员,在教授、魔形女和野兽的指导下对付一群哨兵机器人。这叫他非常兴奋。事实上,他好久没有对一件事情如此期待——上一次还是他在离家之后,被马戏团的老板看中,邀请他加入其中——那时他才十来岁,马戏团简直是浪漫和奇幻的代名词——虽然之后实际上并不太像他想象的那样,但是至少一段时间内还不算太糟。

以“战斗力”来说服Warren似乎是个挺好的选择,Kurt心想,那家伙似乎喜欢打架。但他其实也不知道Warren是否真的喜欢打架。他什么也不知道。或许应该问问教授,但他不觉得教授会把别人的过去告诉他。


灵蝶是通过Warren才知道,之前被天启劫走的那个精神控制者(——不,心灵感应者)会来到柏林参加一个基因学会议。消息灵通的卡利班肯定知道,但她没想到,对这些事情向来不理会的Warren,这小子也关注起了这种事情。

“……事实上,他曾叫我加入他的那什么组织……呃,‘学院’什么的……”Warren这么对灵蝶说。“唔,我当然拒绝了啊,我为什么要去那里?”他停了一下,又说:“话说回来,他有没有派人——估计会是那个瞬间移动的蓝皮肤家伙——来找你?”

灵蝶翻了个白眼:“他居然邀请了你。”

“啊,这么说他并没去找你……可能是由于我受了伤,他怕我无法……”Warren说着,他知道那个光头的家伙是好意,但是还是拒绝了。

“你真是个弱智!”灵蝶又翻了个白眼。

“嘿,他说的可是学院!那是受教育的地方啊!你看我是该去受教育的吗?”

灵蝶作势打量了他几下,说了声:“是。”

“哦操。”Warren觉得自己很想用翅膀扇这女人。

灵蝶知道Warren是需要“教育”,或者说帮助的。他需要一个领导者,叫他能够找到自己的方向。她曾以为天启是那样的领袖。


Kurt半夜从梦中惊醒了。他觉得可能是一下子听到了太多的德语,叫他重新陷入了回忆中。在梦中他被人围观,被要求做各种把戏,人们还想听他背祷词,这对他来说不困难,但是别人都把这当成一种充满了反差的噱头——魔鬼居然会背圣经——他自顾自地背着,人类却在指指点点地开玩笑。这些跟他以前经历的差不多,之后天启突然出现了,摧毁了那些人类,Warren扑扇着翅膀把他从笼子里弄出来,如同真的天使。但天启又说他意志不坚定,是没用的东西,他们两个都是……他想找机会跟Warren和白头发的女孩子说,天启不是好人,咱们应该去找教授,但是他还没有开始密谋就被天启发现——然后就惊醒了。

他不觉得这是一个需要惊动教授的噩梦,只是早年的记忆和这一阵的经历掺杂在了一起。但他没想到Warren会是那个救他的人,并且在梦中他是非常想把他和奥罗罗带到教授那边。奥罗罗已经安稳地在教授的大宅学习呢,他还差Warren。


所以他第二天便去找了卡利班。

Warren不在。那个油滑的光头说,他只是暂时出去了——“你说……加入你们的‘学院’……不过你可知道他曾经干过什么事?或者他的过去?蓝魔鬼。”卡利班问道。

“我……我不叫蓝魔鬼,我叫Kurt Wagner,呃,或者夜行者——你可以……”

卡利班摆摆手,继续说:“这小家伙可有着倒霉的过往,这听起来倒是很适合你们的……什么‘学院’。这么说,他跟你真是难兄难弟,只是你还要更怂一点……”

“呃,什么?”

卡利班眨了眨没有虹膜的眼睛:“我是说,我可没有收留问题少年的耐心与闲心——他要是愿意离开,我不会挽留——”


Kurt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叫卡利班给他讲述Warren的过往生活,来寻找可以拿去说服对方的突破口。他从来不是个口齿伶俐的人。

不过他只是在卡利班的地下室等着,等着Warren钻进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对卡利班说了声,“搞定了。”Warren并没看到躲在角落阴影中的Kurt,正要直接离开,Kurt突然站了出来:“呃……”,带着犹豫和不知所措的一声。

Warren皱了皱眉。他知道那个瘸子(现在是个光头瘸子)来到了柏林,但并不知道这个会瞬移的家伙也来了。“有什么事?”他问道,“你们的教授还不死心吗?”他看了一眼卡利班,那家伙不置可否地缩在角落里。他转身就要出去。

“唔……”Kurt跟了上去,“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不需要来……养伤,你的伤已经全好了,但是我们现在……”他们出了这个地下室,重新来到了人类的社会,Kurt眨了眨眼睛适应阳光,跟上Warren继续说道,“现在重新组成了X战警,你会是一个很不错的战斗力——”Kurt说着自己事先想象的各种理由,然后觉得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不。”Warren干脆地回绝着,他往前走着,翅膀在身后和Kurt圈出了一段距离。


“嚯,你这个家伙又跑到这里来了?你知道我为你赔了多少钱吗?”Kurt记得这声音,这是把他从慕尼黑的马戏团“借走”的地下擂台老板。

这个人类,他手上拿着可以叫他无法瞬间移动的电击棒,似乎对重新逮到这个家伙很高兴。

“胆子大了啊,居然没有直接跑掉。”他看了看有在前面的张翅膀的家伙,问道:“这厮是加入了卡利班一伙了?”卡利班的变种人势力不容小觑,若是这蓝魔鬼接受了那家伙的保护,地下擂台也无可奈何。

Warren摇了摇头:“他和我们没关系。”

“那好,你看好了他别叫他跑掉!”人类叫嚣道。

“我不会再回去的!”Kurt从Warren的翅膀后钻出来,“并且我也不会……不会逃跑,我要……”他说得有些没底气,他觉得自己生来就不擅长战斗。在X学院的战斗模拟室他的战绩并不理想,虽然教授总是鼓励,说他已经超越了以前的自己。

“嚯,这小子跑了一次就有点种了啊!这回你有种就别跑。”在他的招呼声下,一群人类打手围了上来。

Warren让在一边,他不想参与这个。他有点犹豫,如果Kurt真的有什么危险的话,他是否应该出手相救。


Kurt突然出现在一个打手的身后,圈住那家伙,瞬移到巷子旁的楼顶,把他扔下去。他这样迅速料理了三个人,其他人还不知所以,直到为首的那家伙嚷道:“快用你们的电击棒笨蛋们!”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些家伙学乖了,把那东西警觉地挥舞在身前身后。这给Kurt的突袭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他花了几倍的时间才又抓住机会又如法炮制了两个人,这还在他们没有一哄而上进攻的状态下。

但是他还是被那东西扫到了,疼痛使他本能想瞬移得越远越好,但是却无法动弹一点,巨大的恐惧和无力也随之袭来。

“管用了!”人类叫道。他们围上来准备将倒在地上的Kurt绑走。

“等等——”Warren想上前阻止,但是看起来并不坚定。

“嘿,你这家伙,不是说他不是卡利班的人吗?!”

Warren本能地觉得自己不能任由人类们把Kurt抓走,这不仅由于他与自己同是变种人。他曾经想把自己搞得冷酷就会变得强大,但是他从未因此而强大过。他下意识地用翅膀扫开了几个围上去的人。

“Warren Worthington,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领头的那人说道,“你不知道你老爹花着多大价钱买你的两根鸡翅膀,我们是看在你一直给我们赌场挣了不少钱,才留你一条小命——”

“那老家伙还活着?叫他喝自己的尿去。”Warren听到这个被他抛弃了近十年的姓氏就一阵晕眩,他用翅膀扇开几个挡路的家伙,揪起那个赌场老板的领子。

“啊不对,那老家伙的意思是,剁了你的翅膀叫你再回去做他的乖儿子。呵,你这小杂种就又可以当回你的小少爷,感谢我们还来不及呢!”这个人类咧嘴笑着,“但我们也有点不舍得呢。”

Warren不能想象自己的“家人”是怎样做出这样的决定和悬赏的,而这些人类居然会把这种事看成一个好事——失掉翅膀就可以重新回到人类社会,做他有钱人家的儿子,像个正常人一样。金钱和低位大于自由,大于他的本性和本体——生而为变种人,却只有在放弃变种人的特征时才可能被家人和社会接受。

他拽着那老板的领子,其他的人看到危险,挥舞着电击棒向他扑过去。他的翅膀阻止了他们,电击棒碰上翅膀虽然会疼痛,甚至烧焦一点羽毛,但这并不是大问题。他一把捞起还在地上的Kurt,还拽着那个人类,就腾空而起,然后像Kurt做的那样,把那家伙从空中扔下去。

“你这个笨蛋,能动了吗?”他在空中摇晃着那个会瞬间移动的家伙。

“哦!似乎……”Kurt清醒了点。

“快滚回你的什么教授那儿!”

“你不一起来吗?或者你想回到你本来的家——”

“呸!”Warren啐了一口唾沫。

“我也没有家可回。”Kurt说道。他在空中看着夕阳下的巨大城市,柏林墙两侧一片荒芜,街上人们疲于奔命。“只有教授那儿。”

“好的好的那就快移动过去吧,不想带着你飞那么久!”Warren抱怨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9)
©Tyrannopol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