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rannopolis

Media vita in morte sumus. Hodie mihi, cras tibi.

【Kingsman】【弦乐四重奏AU】Quattuor(3)

(继续屌乱,涉及梅哈早年时炮友前提下的哈蛋无差、梅洛……总的讲就是令人讨厌的中年人啦。)


1. Andante moderato

2. Poco adagio; cantabile

3. Scherzo


“虽然我并不想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缘故告诉我了这件事。”梅林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略有些犹豫地继续说着,“要我说,这可不是什么健康的关系。”

他已经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猜到了这种情况。艾格西摘掉鸭舌帽,头发理得整整齐齐,开始使用发胶,阿迪达斯们换成了休闲西装和雕花鞋。在学校中碰见这样的艾格西的时候,梅林只是挑了挑眉毛,说了句:“看上去不错,非常可爱。”

所以这就是原因:哈利把这个年轻人纳入自己的收藏,同时又改头换面,如同《窈窕淑女》。

哈利对这句“健康的关系”翻了个白眼。

梅林继续说道,“你知道,出于权力和地位的不平等,就很容易产生这样的事。不可否认这值得享受,特别是对你自己来说,嗯,一个崇敬着你的可爱年轻人,是你的学生,同时也是情人,你可以命令他,也可以爱他。”梅林看着哈利不以为然的表情,“我的意思是,艾格西甚至能起诉你。”

“不要用蹩脚的福柯理论去分析这个。”哈利用指尖敲着桌子,并盯着自己的手,“并且我从未强迫他。怎么会有起诉这种事。”

哈利嘴上不会承认,但自己知道和艾格西的关系就像梅林说的那样。他最初为此颇有些顾虑,另一方面是没有足够的信心。而后来发现艾格西被他吸引简直太容易了,甚至不需要做什么。他无法拒绝这个,他身不由己地就接受了对方的爱。他觉得自己如同糖果屋中的妖妇,等着迷途的小朋友自投罗网。

“我只是在提醒你这个可能性,以及这种关系的本质。”

“他是成年人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事实上,我都要怀疑你是出于嫉妒。”

“并没有。”

“你嫉妒我能泡上年轻的小伙子。”

梅林瞪着他,身体前倾,而后又坐回去,脑袋微微扬起来,说道:“我和洛克西上床了。”

他看着哈利的反应。哈利知道梅林这个表情和语气不是在说笑,他试图在其中找到一丝炫耀。

梅林自己认为这种事情的发生会有一个更戏剧性的起因,比如洛克希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之类的——话说回来,她是不是有一个什么男朋友,叫查理什么的,似乎还是切斯特的外甥?但是就那样发生了。他以为洛克希知道自己和哈利曾有过什么关系,了解自己是个百分之多少的基佬。但是在梅林家朴素却特意为音响效果改造了的客厅,用那些机器听了一张圣马丁乐团的维瓦尔弟《四季》,同时喝完两瓶冰镇啤酒后,就发生了。

“哦……我从来不知道你对女性硬得起来。”哈利叫自己的语气里带上些讽刺。

“我从来都可以。关于我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梅林在靠背上摆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把双臂盘在胸前。

“那是你从来不叫我知道。”哈利的声调有点儿提高,“是谁天天不叫别人接近,活得如同一个间谍?”

“那只是我的生活方式。”

“操你的生活方式。所以你们是认真的还是?洛克西即将或已经有幸成为真正走入你生活的人?阿拉斯泰尔和詹姆斯他们知道吗?”哈利连续抛出了好几个问题。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梅林实事求是地回答。

“所以,你小小的秘密恋情,哈。”哈利嗤笑着,把头扭到一边。他挠着下巴思考着对策,完全没考虑自己为什么需要“对策”。他没来由地感到生气,这感觉没头没尾,上一次是发生在他和艾格西窝在沙发中,他给那年轻人播放他们四重奏年轻时候的演奏录像和采访。

那是他们的第五年,电视台专门给这个已经在国内有点名气了年轻团体做了一次小节目,其中收录了一段他们演奏的勃拉姆斯,哈利是为了给艾格西展示他年轻时也搞不定这家伙。之后是一段鲍罗丁的第二四重奏的第三乐章夜曲,为了节目效果还特意录制了一些花絮部分,比如他们的排练场景,以及哈利唱着用这段曲调改编的《这就是我所爱的》(And This Is My Beloved)那首歌——哈利自己都快忘了还有这样的片段,他只看了年轻的自己笑着唱了前两个音符,就迅速关上了,艾格西软磨硬泡也无法叫他再继续播放。那个年轻人只会以为这是他不好意思给人展示的黑历史。

但哈利知道不是这样。他记忆中出现的是拉着这个小夜曲的第一主题的梅林,尚且年轻,刚开始把头发剃光,就在他对面,感谢切斯特定下的座位(有的四重奏是小提琴对面是大提琴,另两人坐中间,但他们不是。他为此吐槽对面梅林的脑门反光叫他看不了谱子)。结束后梅林瞪着他,对他说,即使演奏中眼神交流是必须的,也不需要如此之多。然后他们就滚到了一起。这些记忆搞得他如同个闷烧的炸弹,他只得敷衍地把艾格西送走。

现在也是类似的状态。

“所以,你要把她弄进Kingsman。罔顾你之前的‘成员内不能有亲密关系’的规则。”他试图在语言上占到上风。

“这是在之后。并且,我从未明确说过这个‘规则’。”

哈利甚至想到要告诉切斯特整个这件事,并把时间模糊处理,显得仿佛梅林和洛克西搞上了之后才想着把她拉进他们的四重奏,而后他为自己居然会产生这种恶毒想法而更加生气。

“那么,你有什么立场说我?我是说我和艾格西的关系,与你做出的事情没什么本质区别。”哈利继续说道。

“是的,我没有立场,不过洛克西并不是我的学生,我们是平等的合作伙伴。”梅林挑了挑眉毛,作出一个无辜的样子。

“但这是无可避免的——如果按你说的话。”

“我们会努力避免的。”梅林轻描淡写地如同在叙述一件毫无疑义的事。他知道哈利在生气,虽然克制得还是近乎完美。他在年轻时甚至有几次故意刺激哈利,但是这种事已经十多年没有发生了。他试图理解哈利现在生气的原因,却又怕自己故做多情。他在学校的时候就知道哈利·哈特的风评,于是从未奢求过有什么进一步的关系,并自忖相识近三十年了,对哈利已经足够了解。

“我并没有反对你和艾格西的关系,我从没反对过任何关系。你之前也没有对我其他的伴侣表示什么。”所以洛克西不该成为什么问题,他已经承受着自己道德上的折磨,以及想象中来自洛克西家人,也是他的另一些合作伙伴和朋友们的压力——虽然并不愿承认这些——他并不想在哈利这儿再获得什么无谓的阻碍。

“我知道那只是暂时的,你不会看上那些家伙们,但洛克西不一样。”哈利居然正面回答了这个问题。

“不是因为是你熟人的女儿,或者也算是你的熟人?”

“哦操,并不是。”

“那么?”梅林等待着哈利继续说下去。在他心底隐隐期待着什么。

“所以你是认真的。”哈利如同最后通牒一般地指出。

“为什么不呢?”梅林想着他今晚还要和洛克西一起去看舞剧《神奇的满大人》(虽然这题材似乎并不适合约会观看),就忍不住露出微笑。




______

http://music.163.com/#/song?id=19039006, 《这就是我所爱的》这首歌的试听

标签: Kingsma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0)
©Tyrannopolis | Powered by LOFTER